久违了成语//@幻灭妖僧:哈哈哈哈哈哈哈缉毒成语大王更新了。//@拾心无世:“公对公转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久没写故事了,还债来。

今天写白发老人的贩毒故事

我们部队驻地有个小医院,平时只能治小病。大病治不了,条件不行,上午做手术,下午火葬场。这种医院服务也不好,医生很凶,平时总有一种宾至如龟的感觉。

那天听说村里一个老人病重,医院里没啥好办法,就让我们的卫生员去看看。到那一看是便秘,家人已经用螺丝刀给他撬出来了一些了。据说是嚼槟榔咽下去太多。

卫生员显示安慰了几句,说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然后开了几瓶号开塞露就走了。

但丁卓带着我们路过这儿,就顺便看了看,我们没有走。

肛服液怼进去毫无效果,卫生员走之前说没效果就需要转院去市里了,问我们能不能帮忙拦一辆过路车,当地偏远,等救护车过来人可能就直接炸了。结果没过多久,老人站起来神采奕奕地上厕所去了。

当年乔峰辞去南院大王时,辽国肯定和我有相同的问题:何弃辽?

医院只能宣布:老人因病医治无效,在村诊所原地痊愈。

这个老人六十多,一脸的麻子,几根白发成了头顶的风向标。可他这种形貌,却可以靠脸吃饭——准确地说,是靠别人的脸吃饭。他除了是宾馆老板之外,还是个鸡头。

丁卓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就找了一下,发现这哥们怀里有有一本美国人写的化学实验书,看到这本书我就有点不好的预感。这本书虽然是化学实验书,但里面写满了可重复的化学实验,大多是关于新型毒品的。可以说知识就是刑期。

我们问他书是哪来的,他说是捡的。这肯定不能信,也不能放他走。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媳妇,转眼他可能就跑了。

我们让他带路去他家看看。他虽然不情愿,但也没有其他办法。进到家里,果然找到制毒器械,还搜到一些制毒化学品和工具。

搜完这些还没有结束,因为他是个开宾馆的,估计那个宾馆就是吸毒场所。

到宾馆之后,我们让服务员挨个开门检查。里面有住宿的司机、年轻的恋人。

有问题的住客果然不少。还有一间房里是一对兄弟,我们去的时候好巧不巧,他们吸了毒,正在进行公对公转账。而且这对兄弟不但吸毒,还有贩毒行为。不久之后他们就会知道什么叫狱人不淑了。

最后,这老板当然是数罪并罚,盖木欧瓦。

ñ1.6万
1080
2305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