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福尔摩斯”每年发现一个以上新物种# 早上七点多,是许多鸟类觅食的时间。李新伟也开始收拾装备,为上山做准备。“从事植物学分类研究,出野外是家常便饭。高峰时期,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山上跑。”

李新伟主要在湖北的山林间活动。早上八点,李新伟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上山开始一天的工作。

“只有真正上山,才知道什么是山路十八弯。即使是自己曾发现的新种,有精确经纬度的GPS点,但遇到起雾下雨,也可能找不到。因此,当地向导十分重要。”

通常,李新伟要到天黑才下山。一天9-10个小时的户外工作,登山装备显得更加重要。在他的双肩包里,相机、标本夹、放大镜等装备都是常规配置。

“上山的装备要尽量轻,但整个包总重量都是10斤起步。因为要预留空间携带淡水,一般要带2瓶,像云南那种湿热环境,就要翻倍。”20多年的植物分类学经验,让李新伟积累了不少野外生存技巧。

在他看来,在野外工作体能要先跟上。“爬1000米的山,相当于爬300层楼高。”李新伟表示,山路上的石头很滑,荆棘也很多。通常一天最远可以走25-30公里山路,但体力消耗并不是城市里散步可以比的。

在山上,每当遇到要穿越竹林,是他最痛苦的时候。“山上的竹林很茂密,又闷热。走山路容易出汗,竹叶落在身上很痒,又不能打赤膊。”而这种情况,在鄂西、重庆周边的考察中,却是再寻常不过。

赶路是为了更好的发现。一天的工作中,拍照、数据采集、压制标本等都是重头戏。如何在复杂的环境下,发现植物与众不同的特征,格外考验眼力。

“有些物种很好辨认,比如盛兰凤仙花。第一次见到的那株,有3米多高。株型和茎杆的颜色和已知的物种都不同,辨认起来就相对容易些。”2020年,李新伟发表了在湖北竹溪发现的新物种盛兰凤仙花,是目前我国凤仙花属植株最高大的一种。全文:http://t.cn/A6XiLFlD

更多科学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