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夜聊天室# 【在5000人的事业单位做心理咨询,至少160人明显抑郁焦虑】

敲门声响起时,王莹忙站起来,快走六七步,拉开门。王莹在站起来迎接前,看了一眼手里的预约单,上面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小谢”。“你好!小谢!”王莹等对方进来关上门后,主动问好,很多初次来访者都是紧张的,需要咨询师来引导。

可当王莹试图让来访者多讲一些、问出“你觉得自己哪里最满意”时,来访者的回答居然是“活着”。王莹很想做个深呼吸,这又是一个有些难度的来访者。她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平均学历本科硕士的单位,大家都要熬到撑不住的时候才会来。

“活着是让你最骄傲的吗?”王莹重复了一遍来访者的话,来访者的声音有些哽咽了,很轻微,但能听得出来他很难熬。“我快四十了,还没结婚。领导直接问我是不是喜欢同性。”听到对方这么说,王莹点点头,“我能理解。我也没结婚。也有很多人会问我。那你都怎么回答的?”

“我不回答。我觉得他们有病。”来访者的声音大了起来。王莹知道,对方的情绪要开始发泄了。可作为成年人,在一个初次见面的咨询师面前哭,多少有些难为情。可此刻王莹的眼角也湿润了。有时候,王莹也区分不出来,自己这样的表现,是为了让来访者更坦然地表达自我,还是真的被感动了。毕竟,她长期要接受负面情绪带来的攻击。

来访者和伴侣都在同一个单位的,是王莹接触的最多的。王莹本以为来访者中女性会比较多,恰恰相反的是,来访者中男职工排在第二位,女职工排在第三位,排在第一位的是职工的家人,父母最多,偶尔也有孩子。http://t.cn/A6JT2hBZ (作者:三明治)

更多科技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