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微博

最简单的问题:一个发高烧、呼吸窘迫、剧烈咳嗽、强烈头晕头痛、乏力、肌肉酸痛……但还没死的人,哪怕你大炮指着ta的脑袋,ta就能像没病一样的效率完成装卸、建筑、运输、编程、金融、医疗、教育、生产,乃至服务员……的工作,正常赚钱、消费、还贷吗?
疫情发展到今天了,还是有人(假装)不明白一件事:
迄今为止的各种新冠变种,致死率确实已经不能算高;但人不是只有“活”和“死”两种状态的,还有多得多的“活受罪”和“苟延残喘”。严重发烧、疲惫、呼吸困难、脏器衰竭……的人,是不能干活,更不可能享受生活的。
巨大感染量,不但在低死亡率下带来依然巨大的死亡数量,更带来数十倍于此的疾病、痛苦、后遗症,依然会使海量患者(至少暂时)失去工作能力、离职和请假、失去经济偿还和消费能力、冲垮医疗体系、打断社会分工链条、严重影响生产和社会秩序,冲击金融体系。
假如欧美人民彻底放开心态,口罩不戴疫苗随意,不限社交距离和聚集,班随便上,饭店酒吧夜店随便嗨,那么社会活动、生产和消费能力就能恢复疫情前的状态吗?不可能的,太多人病到需要躺家,无法服务也无法消费,甚至可能死去;真能恢复的话,早特么放开了,谁管你传染不传染?
处理死人不过是一把火,一个木盒,了不起棺材镶点金;大量痛苦的活人却既不能生产,又要花费大量物资、金钱和人力去照顾。就像战场上只致残不致死的地雷。
2021年中国破人类记录的贸易额和贸易顺差是怎么来的?就是在绝大多数国家失去必需品生产能力的时候,保持了足够的,可以健康工作的劳动力,和稳定可控的社会秩序、通畅的上下游联动,从而增加了生产能力。
对很多国家来说,承受大量痛苦的感染者,比死很多人更不划算:短时间突然退出社会活动、只能苟延残喘的人太多,绝大多数社会活动的过程阻滞,这个社会是全面崩塌的。
这就是为什么,哪怕很多国家,纵然在事实上已经不在乎新冠杀死多少人——你随便死,我当一天和尚撞一天丧钟,多眨一下眼皮都算我输——但依然越来越迫切地要求口罩、疫苗、网课、居家办公、社交距离,甚至尝试小范围隔离。因为他们试图让少一点人病倒,提振一点生产能力和未来的经济活力。
新冠肆虐从来不是单纯死亡率、死亡数的问题,比它更猛的传染病,有的是;
它最大的威胁是,用海量“恰到好处”的病痛,使得数亿人没有能力参与社会活动。
一个人因病暂时退出社会生活,大多时候还有合适的人来暂时顶替;那么一千万人,三千万人暂时退出呢?全球几亿人暂时退出呢?
每退出一个人,社会就产生了一个微小的漏洞;而且根据位置不同,有的人留下的,是比较大的洞。漏洞不多,尚能裱糊;漏洞太多,那就没有足够的冗余去弥补了。这个系统要崩溃的。
扪心自问,如果你的顾客、同事、供货商和外包商,在短时间内迅速流失1/4~1/3的人员,而且是随机流失,根本不知道会是谁,啥时候能回来,那么不管这些人死了也罢活着也好——你这一行还干的下去吗?
于是新冠就阻断了社会分工、限制了生产能力、瘫痪了社会服务、减少了订单、遏制了消费、卡住了经济循环、增加了债务和坏账。
结论是什么呢?即使致死率将来继续下降,但只要这种流行病足以对人类社会达成上述效果,它就依然有极大威胁。
“没死就行,起来嗨!”
嗨不了呀。
人,不是“没死”就行的。

ñ2.3万
775
7256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