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DNA图谱描绘人类农业“黎明” # 考古学和遗传学证据表明,1.2万年前的某个时候,中东的游牧狩猎采集者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转变之一——不再游荡,开始定居务农。这种转变后来也独立出现在世界其他地区,被称为新石器革命(农业及畜牧出现)。

古代基因组学研究曾暗示,这些“中东农民”起源复杂,涉及不同地方的狩猎采集群体,具有不同的遗传序列。

近日,两项古代人类DNA研究,其中包括迄今为止发表的最大的古代人类基因组集合之一,锁定了定居务农的狩猎采集者的身份,揭示了“农业发展黎明”的细节。

相关论文信息:http://t.cn/A6XM3fXP
http://t.cn/A6XM3f6F

欧洲最早的农业人口主要是来自安纳托利亚半岛,即现在的土耳其的农民。

“在他们开始向安纳托利亚和欧洲迁移并传播农业文化之前发生了什么?”瑞士伯尔尼大学人口遗传学家Laurent Excoffier对此十分好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由Excoffier联合领导的研究团队对生活在亚洲西南部和欧洲的15名狩猎采集者和早期农民的遗骸进行了基因组测序。这些遗骸出土自几个考古遗址,包括安纳托利亚西部的一些早期村庄。这些人生前生活在早期农民进入欧洲的主要迁徙路线之一——多瑙河沿岸。

研究人员生成了“高覆盖率”的高质量基因组图谱,这使他们能够深入研究人口统计细节的数据,例如人口规模的变化。

Excoffier团队发现,古代安纳托利亚农民是欧洲和中东不同狩猎采集群体反复混合诞生的后代。这些群体最初是在约2.5万年前最后一个冰河时代时高度分化的。模型显示,西方的狩猎采集群体几乎灭绝,随着气候变暖又有所恢复。

Excoffier团队近日发表于《细胞》的研究指出,早期农民在安纳托利亚定居后,大约从8000年前开始,早期农业人口以其为“踏板”向西迁移至欧洲。他们偶尔与当地狩猎采集者婚配。

“这实际上是人口的扩散、农业社区的扩张,把农业带到了更远的西部。”Excoffier说。

这一发现与近日发表于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的一项古代基因组学研究结果一致。该研究中,由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古遗传学家Eske Willerslev共同领导的研究团队对317名欧亚大陆狩猎采集者和早期农民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这是这一时期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古代基因组研究。

这项研究发现了东西方狩猎采集群体之间的古老分化,并追溯了约8700年前始于巴尔干半岛的安纳托利亚农民的欧洲迁移史。http://t.cn/A6XM3fXv

更多科学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