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之声# 【黄复生先生忆青藏科考:遍寻蛩蠊未遇】1975年的野外工作算结束了,也就是说野外工作四分之三的时间已经是结束了。在这四分之三的时间里我基本上按照自己的计划和原来打算完成的一些工作。但是,有一项工作自始至终没有完成:那就是1973年三志会议(音)上,许多老先生提到的蛩蠊目(音)的问题,让我在西藏高寒地区能不能采到蛩蠊目。所以说,我只好把这样的一些工作留在第四个年头来进行工作。

第四年地势也比较高,逐渐由东喜马拉雅转到西喜马拉雅。去年的时候是在中喜马拉雅工作,1976年的时候正式转到西喜马拉雅工作。但是这里可以说都是高山,森林比较稀疏,根本没有整片的森林。1976年野外工作很早就开始了,4月底我们就出队了,20号正式离开北京。由于大部队出行,所以说在成都逗留的地方不短,前后有一个多星期。我们即使是坐飞机进藏的,到达拉萨的时候已经是5月上旬了。

今年我们的野外工作主要是阿里地区。我们整个车队还没到达拉萨,所以我们在拉萨又等了比较长的时间。等车队有半个多月时间,我们一直到5月20日才离开拉萨,沿着北线到了当雄。从20号开始我们离开拉萨北进到了当雄,以后一直往西走,统共走了12天的时间才到达狮泉河。中途的时候我们都是自己露营,安营扎寨。在高原上头走到将近四千七八百米的地方,这里一切都是高山草地,景观是非常的荒凉。基本上是夏季可以放牧,冬季的时候就没有人来这个地方了。六月份我们到了狮泉河,在狮泉河活动了一段时间,又从狮泉河往西南走,到扎达、到山冈,到金戈尔(音),到玛雅牧场等等等等,都是四千多米的高度活动。随后我们转到地压(音),转到古让(音)等等地方,接着我们又转到普兰等等地方。从普兰又到了神湖鬼湖(音)等等地方活动,到了戈尔,最后又回到了狮泉河。我们在这整整停留了一个多月,已经到了八月初了。(朱朝东)
全文:http://t.cn/A6M34lKh

更多科学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