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留在策兰书桌上的,是一本打开的荷尔德林的传记。他在其中一段画了线:“有时这天才走向黑暗,沉入他心的苦井中,”而这一句余下的部分并未画线:“但最主要的是,他的启示之星奇异地闪光。”

晚安,各位。#新周刊早晚安# 《时间的玫瑰》北岛,江苏文艺出版社,2009-10 图/Carolina Moscoso #深夜读书#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