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潘周聃#【对话以出场方式走红的潘周聃:我是洗剪吹一条龙,洗照片、剪视频、吹牛,都是我一个人完成】“有请,潘周聃!”“潘周聃,29岁,硕士毕业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学院)”,扭头、侧肩、斜身,大步流星地走向舞台……综艺节目《最强大脑》两年前的一个片段在网上意外走红,画面中,@潘周聃学长 魔性的起身动作让他迅速成为全网模仿的顶流。大学生核酸检测时开启潘周聃模仿秀,更是掀起了“万物皆可潘周聃”的热潮。

一时间,潘周聃的社交平台账号粉丝暴涨百万,当事人则感到匪夷所思——他录完亮相就退赛了,自称在互联网上不过是个“小透明”。

谁是潘周聃?近日,正在从事人工智能优化算法研究的他接受南都、N视频专访时表示,对于网友的模仿甚至恶搞并没有感到生气,“能逗乐测核酸的模仿者也算间接为抗疫做贡献”。他说,目前已经拒绝了经纪公司的邀约,“在学有余力的前提下,能在互联网为年轻人带来什么,是我目前所要思考的。如果哪天网络不需要潘周聃了,我还是会继续专心搞科研。”

4月2日,潘周聃拿出搞科研的劲儿,先涉猎了一番传播学的文献,“我是个理工男,没有经过专业的文科训练。如果这算危机公关的话,我是从零开始的。”四五十个小时里,他几乎没有合眼,反复揣摩稿子,录制了两个版本都不满意,又毙掉了重新写稿。

正值倒春寒,凌晨两点的英国牛津街头冷风呼啸,他独自站在摄像机前,背后飘来居民楼取暖设备喷出来的蒸汽,潘周聃苦中作乐称它为“仙气”,并在“仙气飘飘”中完成了第三遍录制。他解释,半夜录制是因为当时疫情比较严重,街上没人不用担心聚集问题,而且时间很紧张,录制完还要回去剪辑。

“真的很狼狈,也很艰辛。”录完已是凌晨3点半,他回家剪到早上9点多,将一个小时的素材浓缩成几分钟的视频,“我这是洗剪吹一条龙,洗照片、剪视频、吹牛,都是我一个人完成。”

努力没有白费,制作精良的回应视频发出至今,点赞数已经达到133万、评论8.7万。前排的评论几乎清一色都是“以为是个拽拽的学霸,没想到本人温文尔雅,腹有诗书气自华”。

从“邪魅狂拽”的学霸到温文尔雅的学长,这一反差让他抖音吸粉242万。发布学霸式走路视频的“始作俑者”找到了他诚恳地道歉,称当时只是觉得好玩,没想到引起了模仿的浪潮。

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大学生核酸检测时的模仿。“核酸检测排队比较闷,当看到有人头一扭动作很夸张地离开时,就觉得很逗,能给别人带去欢乐是件很棒的事情。”潘周聃笑称,能间接为抗疫做贡献,自己感到很自豪。

潘周聃说,比起仰望学霸,自己更认同“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大众对知识保有热爱,这是非常美好的精神,更是蒸蒸日上的一种表现”这一观点。作为理工男能在文史哲、摄影等方面有所积累,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每个人都没有必要因为现在不如别人,而心生畏惧止步不前。如今人们获取知识的渠道多种多样,与其仰望学霸,不如脚踏实地、身体力行,大众对知识永远怀有好奇心,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来讲,都是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http://t.cn/A6XCfXa3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