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快评:#流调中最辛苦中国人以坚忍对抗艰难#】1月19日,北京市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的流调轨迹。活动轨迹显示,从1月1日至1月18日的18天时间里,其工作范围涉及东城、西城、朝阳、海淀、顺义等多区,辗转了20多个不同的地点打零工,有多日是在凌晨工作。有网友据此称他是“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日前,该无症状感染者岳先生接受媒体采访,介绍了流调轨迹背后的故事。

“我来北京,是找儿子。”2020年8月,大儿子走失,岳先生知道儿子原先在北京东五环干活,做过帮厨,所以才来的北京,而找孩子已经花了好几万。同时,作为家里“一个人养六口人”的劳动力,他需要更努力地赚钱去抚养正在上6年级的小儿子和赡养瘫痪的父亲与摔断手的母亲。

理解岳先生,有两重逻辑,第一重是“流调中最辛苦中国人”的承担。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的无奈,而具体个人的无奈更是触人。他被夹在两头都需要花钱的现实中有多无奈,就更凸显他在无奈的现实中所展现出作为家庭“顶梁柱”的坚强。

问他在北京住在哪里,他说:“石各庄南门,700块钱租的小房间,10平米左右。农村环境。只要不漏雨,能睡觉就行。”
问他为什么都是在晚上干活,他说:“因为拉建筑材料、建筑垃圾要用大货车,白天大货车不让进城,如果进城要扣分、罚钱,只能晚上十一点后进城。白天上午睡觉,睡四五个小时,中午再出去找活,这样就能多挣点。”

10块钱的作用有多大,在岳先生那里,“给我10块钱,我能买仨包子和一碗稀饭”。

岳先生的视角铺开了生活的多面性,它可能有生活带来的苦难,但也呈现了人可以如何面对苦难的态度——“我也不觉得自己可怜。我只是好好干活,我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力气,靠自己的双手,挣点钱,挣了钱找孩子。就是为了生活,为了照顾这个家”。

正因为如此,在围观“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的故事中,带给读者的情绪却不只是感叹辛苦,还有一些感动与心酸——忽而被生活“卡住”深有同感,但原来被“卡住”也能这样不卑不亢,心怀力量。

理解先生更深层的逻辑是作为父亲的坚持,这大概是他的力量之源。除了在北京找儿子之外,他还去过天津,河南安阳,河北衡水,山东泰安、威海、济南、乳山十多个城市。“到了地方,我就在银行的ATM机睡,天气热,蚊子又多。没有钱,我就在当地打工,赚够钱了,就去其他城市。”

他去过公安局,问过北京的小餐馆,既找过救助站,还看过停尸房。这是另一份流调轨迹,轨迹包含了一位父亲短时的焦急、长时的坚持、暂时的侥幸、瞬时的悲观,但无论如何,他都希望能用自己的努力找到儿子的下落。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努力,就是为了把孩子找回来。我辛苦一点,就算把命搭到里面,也要把孩子找回来。”

好在,即使找儿子总体来说并不顺利,但在细微寻子过程中,又能让人看到人们互助的力量。无论是那个给过岳先生一箱方便面和矿泉水的救助站站长,还是帮手机停机的岳先生充话费的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或许,他们会不经意间会赋予一种力量,使他相信生活不全是灰色调,也有暖色调。

据媒体报道,目前威海市公安局正在对此事开展核实处置,核实处置结果将通过官方发布。山东省公安厅高度关注此事,正督促威海市局加快核查。1月20日上午,山东荣成市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该局目前正在就岳先生孩子走失一事进行调查,“整个事情我们都在调查了解”。

希望岳先生的儿子能通过越来越多人的帮助有所下落,也希望透过“流调中最辛苦中国人”的视角能使社会福利与社会治理水平进一步提升。#流调报告令人破防感染者系赴京寻子##寻找岳跃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http://t.cn/A6JY6nFd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