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老师是份很好的工作,不管怎么卷,博士的门槛在那儿,属最高门槛职业。是高端人才和智力聚集的地方。从工作方式看,很多时侯靠单打独斗,尤其文科,很考验个人能力;但有时也可以项目为依托,结成小团队,教授是盟主,青年教师研究生是主力。教授之间很少合作。这是学校的真正的教学科研的日常。高校教师与中小学教师有一部分工作职能相同,就是教书育人,但很大一部分不同,就是科研和社会服务。尤其社会服务,体现了高校科研的社会价值。学校整体上行政化没有机关浓,上下级依附关系,当官的获得感也不太大,相反真正的付出还很多。就我身边的老师,有几位教授和副教授,以前都是副院长,干几年就不干了。他们说,干过就可以了。行政副处对于教授而言,无论收入还是地位并无太大提升,既然在大学,最后还是要认真写几本书,做点学问为好,也是最后的交待。大学教授退休,没有几本象样的专着,哪怕有一些应景的项目,也是内心不安的。立言,对于教授而言,尤其重要。我深以为是。大学的层级关系有,但不如地方严重,老师关键是看影响力。你一个区域或行业文化名人,什么也不用当,影响力在那里,大小活动当专家,做评委,实际上是大学教师真正价值的体现。如果大小事上不了台面,纯粹做一些行政,哪怕给个职务,有时也不起太大作用。不过,无论怎么说,行政和学术用得好相辅相承,用得不好,互相悖逆。关键要处理好这种关系。罗老师作为大学教授,学校的一个研究中心主任,与老师之间更多是合作关系,不像当媒体总编时,标准上下级关系。大学的行政与技术更多的是合作与协商,硬性的刚性管理相对较少。每个重要岗位的管理人员,随时有可能变普通老师。这是大学本身的工作对象和运营特点决定的。#罗地有声#

更多科技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