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读书# 不久前,美国社会心理学者乔纳森·海特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流传极广的封面文章,探讨了为什么本该促进交流的社交媒体,却陷入到无止境的争吵之中。

他认为,关键的转变发生在2009年。这一年,Facebook推出了Like按钮,从此每个人都可以在拇指轻轻一点之间认可或者否决另一个人。Twitter在同年推出了转发功能,一个人的愤怒与不满可以在转瞬之间被传播到上千上万的人手中。据称,为Twitter研发出“转推”按钮的工程师事后曾经非常后悔,称该功能堪比“给了4岁孩子一把上膛的武器”。

在Like按钮之后,Facebook再一次修改了Newsfeed的算法,开始按热门程度——而不是按原来的时间顺序——对内容进行重新排序。后来的研究显示,网民最乐于分享的,恰恰是那些情绪激烈的内容。比如,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显示“愤怒地反对”的帖子获得的关注(包括点赞和分享)几乎是Facebook上其他类型内容的两倍。

之后,全世界各个社交媒体互相抄袭——点赞、分享、热搜,在随后呼啸而至的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成为每一个手机的标配。由此,社交媒体终于从自我展示的平台变成一个散播情绪(尤其是道德义愤)的机器。

乔纳森·海特指出,在这样的机器面前,质疑变得非常艰难。所以,社交媒体在放大极端分子的话语权的同时,也迫使大量的温和派陷入沉默。从大学、研究机构到行政机构的专家,哪怕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也会因为担心被网暴而选择不发声。这是一件非常讽刺的事情——互联网曾经自诩给予那些没有声音的人以声音,但现在最安全的方法是做一个没有声音的人。但是,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要真正理解任何一件事情,都势必要依赖多重视角的对质和直言不讳的争论。当质疑声消失之后,海特悲叹,美国整个国家陷入了“结构性的愚蠢”。

这些年,我们对于社交媒体的一个直观感受是戾气太重,动不动就是群情激昂,各种骂战、互撕不断,言语中充满谩骂与羞辱,随时升级到对人格的攻击与打压。但是,这种弥漫性的戾气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按照海特的思路,我们是否也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结构性的暴戾?除了撕裂人们的政治立场之外,社交网络机器是否也在一定程度上迫使我们进行非此即彼的道德表态,或者做一个沉默的旁观者?就像海特分析的,当少数的极端分子占据政治讨论时,大量的温和派闭嘴了;同样的,在网暴事件中,当一小撮极端的“网络喷子”占据讨论空间时,对温和派来说,退出恐怕也是不得已的最优选。

节选自《公众说理的消失》 作者 | 陈赛

更多相关书籍推荐如下: http://t.cn/A6XiONvZ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