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从小学习性器官的科学名称,是国际上儿童性教育通行的做法。只是由于中国自古缺席的性教育和避讳文化,对此感到“不舒服”的,通常是成人,而非孩子。“在儿童性教育上,自然的态度,有时候比教的内容更重要……老师上课时自己都扭扭捏捏的。这样反而会给孩子带来‘性是丢人的’的负面印象。”

南方人物周刊 2017年3月17日 20:20

【“八岁儿子说,他知道啪啪啪什么意思了。” 】一张直称男孩阴茎的微博图片,把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教材推到了风口浪尖。热议几天后,教材迅速脱销,与人们交谈时,反复能听到“这是我读过国内三观最正的儿童性教育读本”的褒赞。当然,这并不是一套多完美的性教育教材,它粗糙、生硬、不接地气……人们称赞它时,庆幸的只是,终于有人尝试改变潮水的方向。http://t.cn/R6vXg7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