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中国艺术权力榜# 【504期封面 | 王久良 我想要的是艺术改良现实】“这样的结果像给我打了鸡血一样,让我去搞《塑料王国》。我真的感受到特别有信心,图片、摄影、纪录片的力量是存在的,不像人说的艺术无力。”最开始拍《垃圾围城》时,他想做的是可以放在画廊中的艺术作品。垃圾超市,大型装置 ​